财经>财经要闻

“易粪相食”究竟有多可怕?

2019-10-01

易粪相食,就是每种食品的生产者都清楚自己制作的食品是垃圾,因此从来不吃,长此以往,每个人吃的都可能是垃圾。

鱼塘从鱼苗放进去那一刻,就要撒药,中间还要投放消毒药、抗生素,隔两个月还得增加改善水质的药。一年七八次的鱼药使用,一次就得撒下去30多箱……养殖户陈明没有吃过一条自己养殖的鱼,“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。”(11月29日新京报)

其实谁都知道,“不吃自己生产的东西”其实并不保险,因为你只要吃东西,就会遇到有毒食品,只是因为不是你亲手做的,你自己不知道而己。所以,你吃我生产的有毒食品,同时我吃你生产的有毒食品,结果谁都跑不了。

最终都会成为受害者,但没有人会先收手。最终这场博弈没有赢家,大家都在“易粪相食”。卖猪肉的人用夹着瘦肉精猪肉挣来的钱,兴高采烈地出来买馒头,没想到馒头被别人染了色;然后卖染色馒头的人出来给孩子买奶粉,但没想到里面有三聚氰胺。

单独看具体的社会成员,每一个人都异常精明,知道很多东西不能吃、知道趋吉避凶,都在努力地追求着幸福。你卖地沟油,我卖胶面条;你卖皮革奶,我卖镉大米;你卖毛酱油,我卖陈化粮;你卖碘雀巢,我卖红心蛋;你卖农药菜,我卖三鹿粉;你卖箱子馅,我卖甲醇酒;你卖罂粟汤,我卖硫磺椒;你卖毒米线,我卖避孕鳝;你卖工业胶,我卖毒果冻……但社会就是一个巨大的循环的整体,当整个社会失去了秩序,另一种合作出现了:互相喂毒,无人幸免。

正所谓:“人人害我,我害人人。”造假者把有毒产品抛向市场,而自己则坚决不会食用,当他们数着出卖自己良心得来钞票而沾沾自喜时,不知他是否会想到,他们在造假的同时自己也是牺牲品。种韭菜的不吃自己生产的韭菜,但他却要吃用敌敌畏浸泡的火腿;用人尿浸泡鲜海虾者去喝用色素勾兑的假酒;造假蜂蜜的则去吃有强致癌物的火锅……尽管养猪的,不食自养健美猪;开方便面厂的,厂长从来不吃方便面,实际上人们是在易毒而食。任何人,你欺骗造假抑或冷漠地不闻不问,最后你自己终将受害。

现在的中国,大家都很精明,都知道保护自己,危害他人,因为不危害他人、不欺骗他人发不了财啊!辽宁抚顺有个农民名叫徐清元,他被人称为“无良农民”。徐清元为了赚钱,10年前开始种反季节蔬菜,为保证蔬菜不生虫能卖个好价钱,便不分时节拼命喷农药;4年前他开始养猪,为保证出栏时够分量,又不舍昼夜地拼命喂含有激素的饲料。他有句明言:“卖假奶粉的绝不会给儿女吃假奶粉,但他能保证不吃我的毒白菜吗?卖假酒的能保证不吃毒肉吗?养鸡卖饲料的能保证不喝假酒吗?我能保证我不吃假药吗?你觉得你占了便宜,我觉得我占了便宜,最后大家同归于尽。”

如今,每一个人都得活得异常精明警醒。因为你要时刻提防,防牛奶、防地沟油、防猪肉、防果冻肉冻、防胶囊,所有准备入口的东西都需谨慎再谨慎,因为你实在难以预料它们可能是用什么制成的,生产者在造假方面的创造力永远超乎想象。食品的替代物可以做到什么程度?你永远无法想象,重庆张师傅买了一只神奇的猪耳朵,切不动、煮不烂,材料坚韧无比,多个食品监管部门均称无法检测,这那是食品?

约翰·多恩曾在《丧钟为谁而鸣》中写道:“没有人是一座孤岛,可以自全。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,整体的一部分。如果海水冲掉一块,欧洲就减小,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,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。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,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,因此,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,它就为你而鸣。”同样,在食品安全问题上,也是“没有人是一座孤岛,可以自全”,对他人的苦难袖手旁观,无动于衷,自己也终将无法逃脱。

责任编辑:杨踣